设为主页   加入收藏   
尹,尹氏,尹氏家谱网,尹氏宗亲会,寻根问祖,安徽省尹氏宗亲会-返回首页  
尹,尹氏,尹氏家谱网,尹氏宗亲会,寻根问祖,安徽省尹氏宗亲会
尹氏源流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尹氏源流

错误的历史包袱应当修正、正视史料共创尹氏未来


尹,尹氏,尹氏家谱网,尹氏宗亲会,寻根问祖,安徽省尹氏宗亲会  时间:2017-9-6 9:53:09  浏览次数:111 次  关闭

 错误的历史包袱应当修正、正视史料共创尹氏未来


尹小林/文


      关于尚书尹思贞的两个儿子:尹愔、尹忆分北派、南派两大派繁衍的争论,是个历史问题,也是当前尹氏最大的分歧。我在分析了众多历史资料的基础上感到:这个问题现在到了已经可以解决,也必须解决的时候了。

  

一、 尹躬先生在1119年写序是不可能的!


尹躬在1119年写的序《江西安福城门尹氏初修谱序》(见《中华尹氏通志》一分册第10页),序中在尹氏族史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“尚书尹思贞大世系”:

   “天水思贞,以明经第,仕唐,拜御史大夫,累迁工部尚书,历刺十三州郡。冢子集贤殿学士愔,徙太原;次子安抚使忆,镇鄱阳。”

   根据此序下面的“注”我们知道:尹躬先生是1121年进士,晚年由江西永新南株回居安福城门,

创《尹氏家谱》。

   我们假设他的寿命在60年左右,他在晚年“创《尹氏家谱》”应该在1160年左右,他怎么可能在还没有“创”的《尹氏家谱》、在1119年就预先为其写好了“序”呢?---所以,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个1119年的《序》的真实性!

   就是说,尹躬在1119年写序是不可能的!这篇“序”的真实性,值得怀疑!


  二、 尹愔的父亲是四门助教尹守贞,不是尚书尹思贞


   1、《新唐书-尹愔传》记载的“思贞”,不是尚书尹思贞!

《新唐书》卷200《尹愔传》是这样写的:(见《通志》1分册第852页)

 “尹愔,秦州天水人。父思贞,字季弱。明《春秋》,擢高第。尝受学于国子博士王道珪,称之曰:‘吾门人多矣,尹子叵测也。’以亲丧哀毁。除丧,不仕。左右史张说、尹元凯荐为国子大成。每释奠,讲辨三教,听者皆得所未闻。迁四门助教,撰《诸经义枢》、《续史记》

皆未就。梦天官、麟台交辟,寤而会亲族叙诀,二日卒,年四十。

   愔博学,尤通老子书。初为道士,玄宗尚玄言,有荐愔者,召对,喜甚,厚礼之,拜谏议大夫、集贤院学士,兼修国史,固辞不起。有诏以道士服视事,乃就职。颛领集贤、史馆图书。开元末(741)卒,赠左散骑常侍。

   这里,尹愔父亲的几个特点“字季弱”、“左右史张说、尹元凯荐为国子大成。。。四门助教”、“年四十”和《四门助教尹(守贞)墓志》(见《通志》一分册858页)记载的尹守贞一样。所以《尹愔传》的“父思贞”就是四门助教尹守贞!


  三、尚书尹思贞的儿子是:中和、中庸、中言,不是尹愔、尹忆!


  1、林宝812年的《元和姓纂》介绍天水尹氏时,有:

  “姚秦谟谋主尹纬;又,西海太守尹玖,生猛晋昌太守;又,居京兆六代孙惠唐宁州司马,生恩贞刑户二部侍郎、御史大夫、户部尚书、天水公,生中和、中庸、中言。中和库部郎中、国子司业;中庸平原、安定等三郡太守、信王傅司正;中言京兆府司録。后魏燕郡太守尹思,

曾孙景同浙州刺史,生徹隋梓州长史,生元备左武侯郎将。”(根据尚书尹思贞的经历来看,这里的“恩贞”应该是“思贞”之误)

   这里,《元和姓纂》非常明确的记载了:这个官“刑户二部侍郎、御史大夫、户部尚书、天水公”的尹思贞“生中和、中庸、中言”三子!而且他们三人的官职分别是“中和库部郎中、国子司业;中庸平原、安定等三郡太守、信王傅司正;中言京兆府司録。”

   这个《元和姓纂》出版于812年,就是说,离尚书尹思贞去世的716年不到百年。

   所以,尹躬在400年以后的、真实性值得怀疑的序中说的“尹愔、尹忆”兄弟,完全和尚书尹思贞的3个儿子根本不相干!

  2、《大唐故信王傅尹府君墓志铭》(参考尹文军相关文章)

  墓志铭载:

  “公讳中庸,字中庸,天水人也——曾祖师,隋左武侯将军;祖惠,宁州司马赠泾州刺史;父思贞,御史大夫,工、户二尚书,故事留于台阁,遗芳垂于子孙。公,尚书之次子也。”

   墓志铭载:“长兄国子司业,幼弟监察御史”。

   尚书尹思贞的次子尹中庸(689-753)的墓志铭作于754年,其可信度更加高。明确记载了他们兄弟3人都是尚书尹思贞的儿子,其官职也都和《元和姓纂》的记载相同。这样,上面两篇历史可以互证:尚书尹思贞的儿子是3个:中和、中庸、中言;而不是几百年以后的尹躬先生说的两个:尹愔、尹忆!


   四、不必要替尹躬的错误背历史包袱


 综上所述,证明所谓尹躬1119年提出的尚书尹思贞尹愔、尹忆两大世系,是历史的错误!

   这个错误,在1564年五修通谱(史称《湖山谱》)的时候,被扩大为“尚书尹思贞为七省共祖”!

   这个错误被竹山谱尹继隆公在1867年发现:“误合二人(两个思贞)为一人(尚书尹思贞),疏忽甚矣”、 “不知所谓忆者,又何据而云然也”。

   到1998年编辑《中华尹氏通志》的时候,虽然这个问题也提出来讨论了,但是历史久远、认识有限、时间紧张,编辑们专注于汇总、轻于纠错,因而没有得到及时纠正。这成为某些人攻击《通志》的炮弹,也成为中华尹氏的一个历史包袱。

     其实,没有必要替近900年前尹躬先生的历史错误而背包袱。《通志》的编辑们早就希望大家发现错误、纠正错误的。我们只要召开一个族史研讨会,对这个历史问题进行专题研究,广泛吸收广大尹氏有识之士的意见,拿出一个统一的结论,是错误就应该马上纠正。

   其实,这个错误,《竹山尹氏八修谱》的时候,就已经作了简单的纠正:直接把族谱的尚书尹思贞纠正为四门助教尹守贞!也得到《通志》主编尹斌庸老的认可。

   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、实事求是,是我们修谱的宗旨,也是我们研究族史的宗旨。尹氏族人必须坚守之。

版权所有:安徽省尹氏宗亲会 责任编辑:尹纯法、法律顾问:尹佃阳、技术支持 :尹立祥、投稿电话:15255132775  投稿邮箱419752307@qq.com, 投稿地址:合肥市双岗街五号(尹氏家谱网收)    联络QQ群号:315605051    QQ:1816363402   后台微信号;yinlixiang321  全品网络 安徽尹氏宗亲群